百科文章

2010不应忘掉的字:被、闷、诚、权、堵和忧

 

    导言:2010年已经走到了尾声,每一年我们都如竹子一般,要做一个小结,每一年我们都以为这一年让人难忘。然而,记忆总是不那么可靠,曾经以为铭刻内心的事情,大多都已经淡忘在不可捉摸的角落,所以我们要选择一些简单的方法,在我们走过岁月之后,留住那一点儿过去的吉光片羽。  
  
    《北京晨报》专门采访了6个不同领域中的著名学者和专家,让他们各用一个字来概括即将过去的2010年,简单地说就是“印象·2010”。其中有他们在这一年当中的所见、所闻、所感,这是他们对2010年的总结。

    通过“”、“闷”、“诚”、“权”、“堵”、“忧”6个关键字,或许能勾起我们对一些新闻事件以及新闻人物的记忆,或许也能让我们更加容易地记住过去的这一年。 (晨报记者 周怀宗)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

 

    2009年的这个时候,也有同样的关键字盘点,我当时总结的是“被”,今年依然是这个字。“被……”这个语法是比较荒谬的,但是它代表了这个时代,我们说“被时代”比较烦闷,但是能够意识到处在被的时代就是有进步。什么是被呢?大学生被就业,大学生没就业,却上了就业名单,大学生说我被就业了。农民工被幸福,谁都知道中国2.3亿农民工,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拿的却是最少的钱,偏偏有一个调查说农民工是最幸福的人,农民工说“我被幸福了”。还有听证会被代表,比如价格听证会,应由消费者作为主要代表,可是听证的结果可谓“逢听必涨”,老百姓说我们都不愿意涨,但是为什么最终结果都是涨呢?于是老百姓说“我们被代表了”。还有被捐款……打开报纸,一个个含有“被”字的新闻标题就会映入眼帘。所以,我把“被”字评为年度关键字,虽然有些黑色幽默。

    我们为什么处在一个“被”的时代里,其原因无非还是总病根——体制改革。一个被的时代可以算作是高风险时代,被是被动,怎样才能慢慢地成为主动状态呢?这是一个问题,一个需要正视的迫切问题。

 

   打假斗士、独立学者方舟子

    2010年对我来说是丰富多彩的一年,回想起来应该是独特的意念。遇到了很多事情,好事也有,坏事也有。出了一本书,打了很多假,也被人打了。

    首先是感受到了微博的力量,从对唐骏打假开始,后来一连串的打假都是从微博上发现的,也是从微博上开始的,可以说是丰富多彩,在这个信息流动非常畅通的时代,不仅仅是传播的快速,同样很多东西也都无法隐瞒。

    倘若将我遇到的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它们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和诚信有关,像假学历、假产品、假论文等。可以说,现在的社会正处在一个诚信缺失的时代,很多原本应该更有诚信的名人,偏偏却没有诚信。而且诚信危机不仅仅是名人的事情,也不仅仅是个别人的事情,而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面临的问题。产生这种危机的原因很多,有社会的、教育的、个人的……

    危机之下,同样应该有解决的渠道,那就是应该建立一个社会的诚信体制,不仅仅是观念上的,还应该是制度上的,诚信者应该获得尊敬和承认,不诚信者应该得到惩罚,付出代价,这样大家才会讲诚信。

 

    中国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李河

    这一年的感觉是大量的东西变动不居,没有定数,很多该启动的改革尚待真正动起来,而且少有新的气象和新的希望。在文化领域,很多东西都在收缩,积极的迹象反而比较少。

    “闷”是一个多音字,可以描述状态,我用这个字是指社会状态很沉闷,特别是在革故鼎新的范围中,旧的存量太大,具有强大的惯性阻碍社会前进的脚步。但在旧弊越来越严重的同时,新的东西也出现得较少。

    另外,“闷”还是一个心理的描述,老百姓很郁闷,有些想表达的诉求还不能马上得到解决。而读书人也很郁闷,抄袭、不诚信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可就是很难彻底杜绝。

    “闷”还可说是一种现实,是指暂时改变不了、动不了的意思。例如医疗改革、房价、教育改革等,谁都知道要改变,可就是一时半会儿很难马上改变。现在的社会中,一方面旧的存量非常大,这是体制性的客观现实,它在惯性地存在着;另一方面,群体性的主观感受让人郁闷。希望在明年,我们不再闷,能有一个新的字来代替它。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

    这个“权”字不是指权利的权,而是权衡的权。我们的社会在过去一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化带来了很多新东西、新问题,对这种变化,应该有一个权衡的态度,用平常心来接受。

    2010年的变化,可以说是两个主流:第一个,中国进入了主流世界,GDP世界排名第二,这种位置的变化带来了机遇、压力,世界更多地关注中国,自然也有困扰,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压力依旧存在。第二个,在国内,新媒介进入了传播的主流,比如博客、微博等,微博虽然不是今年才有,但是在今年无疑成为了主流的传播渠道。它使得我们的社会管理结果发生了改变。过去的管理,受到信息不对称、信息的发布与否地影响;而现在,普通人对社会的认知、对事件的了解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可以说是与官员同步的,并且也有了自己的表达渠道。  
 
    这两个主流给我们带来的压力很大,它要求我们改变过去的管理方式。特别是新媒介进入传播主流后,旧的家长式的管理方式显然已经不行了,政府不再是管理社会的主角,更多地变成了一个平台的建立者,所以媒体监管也应该随之而改变。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张国庆

    这一年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堵。不仅仅是交通上的堵,还有国际关系、国际形势上也堵。

    首先是中美关系的堵,从年头堵到年尾,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互相之间的关系很难疏通,自然很堵,这也是今年中美关系的主要问题。其次是朝韩关系的堵。主要是下半年,大家都知道,一度曾经很严重,差点儿酿成冲突,虽然最终没有爆发,但是堵的情况也没什么好转。再次是欧盟也很堵,主要是经济上。首先是希腊,然后是爱尔兰,再然后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等,经济环境都恶化得比较厉害,包括整个欧洲都陷入经济困境,这也是他们的堵。最后,全球的环境也比较“堵”,到处的气候反复无常,自然灾害频繁,看来哥本哈根大会最终也没有取得比较有效的成果。

    这很多的“堵”造就了2010年的国际形势。整个世界在2009年经历了一场经济大塞车,虽然危机已过去,但遗留下很多问题。要疏通关系,重新变得流畅,需要更多的时间,同时也需要相互间的沟通和体谅。大家都知道,堵车容易,疏通很难,往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才行。

 

 独立学者、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秋风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概括2010年,我想应该是“忧”字。这种“忧”是社会压力之下的焦虑,是因对未来的不确定而产生的。

    这一年来,社会关系仍很紧张,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那些买不起房而不得不租房或挤在狭小老房中的人,就会被这疯狂的房价压得喘不过气来,并长期处于对未来安居问题的焦虑中。

    同时,社会环境也很难给人安全感,这也是焦虑产生的原因之一,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导致很多人失去安全感,像房价的疯涨、就业的压力、股市的反复、医疗费用的虚高等问题,均导致了人们对自己未来生活的不确定。而这一系列的不确定性,让一些人感到焦虑,这就是忧的来源。

    忧是一种感情的表现,它来源于社会、生活对人的影响及压力,使之感到焦虑,随之开始担忧。这同时说明,我们的社会中还有一些问题没解决。所以,要想改变这种忧的社会情感,首先就要解决导致老百姓焦虑的这些社会问题。希望明年能够有更多的事情让人喜,而不再是忧。

参考资料:2010不应忘掉的字:被、闷、诚、权、堵和忧
http://www.chinanews.com.cn/cul/2010/12-22/2737301.shtml 

互动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基本信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