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文章

免费医疗为何能让政府“大赚”?

 

免费医疗为何能让政府“大赚”?

    经验表明,一个公平的医疗体系,其支出反而低于不公平的医疗体系。“民生是高回报的投资”,神木改革让人们隐约看到了“GDP主义”向“GNH(国民幸福总值)主义”转型的过程。人民赚,就是政府赚。

    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计划已运行一年多时间。在谈到推行医改的感触时,县委书记郭宝成说,“民生是高回报的投资”,老百姓爆发出来生产的热情,推动了神木的发展,算上“经济账”,政府也“赚了一大笔钱”。(6月4日《扬子晚报》)

    神木的“民生投资论”,让人们隐约看到了“GDP主义”向“GNH(国民幸福总值)主义”转型的过程。神木于2008年实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一万美元,而从社会学角度上看,GDP近万元阶段时,如果社会公平跟不上,很容易导致社会问题丛生,墨西哥就是在人均万元水平时陷入了毒品泥淖,而巴西也是在靠近人均万元水平时,犯罪率呈大幅上升之势。

    所以,单纯的GDP增长,并不必然推高国民社会幸福总值。国民幸福总值,就是指如何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之间保持平衡,在实现现代化的同时,不要失去健康、精神生活、平和的心态和国民的幸福。 用经济学家舒马赫的话说,就是以重视人民的态度对待“经济”,社会发展的终极目的是让本国国民过上幸福的生活。经验也表明,发达国家都非常注重国民医疗问题,而医疗问题是直接与整个社会的幸福体验有关的重要参数。美国开始崛起的二十世纪初,老罗斯福就果断推行社会福利计划,到上世纪60年代,美国建立了涵盖穷人、老人及退休军人的联邦医疗体系和以社会保险为主的雇工医疗保险制度,而西欧国家则纷纷建立了全民医保制度,如法国和德国,或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如英国等。 正如经济学家、诺奖得主克鲁格曼所说一样,医疗或许很难,但医保其实是很简单的。神木县只是从年财政收入的40多亿元中投入了1.5亿元,人均不到400元,就创造了一个“神话”。这个“神话”的意义不仅在于打破了“体制内医疗”与“体制外医疗”之间的鸿沟,而且由于居民健康水平的提高,改善了大众的生活质量,也由此化解了社会怨气,增进了个人和社会的生产力和生产热情,一个“彼此照顾、宛如兄弟”的和谐社会也可预期。一年的实践表明,之前所担心的,部分人会过度医疗,部分人会滥用医保利益,致使全民医疗制度崩溃,这样的猜想证明是错的,即使开始运行头几个月,释放了被压抑的医疗需要,一度推高了就诊率,但之后便趋于合理。经验表明,一个公平的医疗体系,其医疗支出反而低于不公平的医疗体系。

  严格来说,神木的医疗改革,还不是真正的“全民免费医疗”,只能算是“高水平的全民基本医保”。按神木的基本模式,医保额度在30万元水平,并按分级原则适用不同的报销标准,这与其能力是相适应的。神木不仅推行全民免费医疗,也推行了12年免费教育,并对穷人子女上学给予了财政补助。

  神木经验的启发意义在于,应在大力推进经济建设之时,也把社会公平工程放在首位,在遵从财力相称性原则情况下,适时推行惠及百姓的福利项目,对政府政绩的考核也应该把社会公平和福利水平纳入其中,以彰显GNH的重要性。一个公平和人人感觉幸福的社会里,投资者会以更好的心态投入创业,发明者会更专心地坐下来沉思新发明。这就是神木人所说的“政府也大赚”的秘密。

    人民赚,就是政府赚。

    参考资料:免费医疗为何能让政府“大赚”?

    http://cd.qq.com/a/20100605/001321.htm

互动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基本信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