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文章

打捞队漫天要价 捞一具尸体5千元

 

打捞队漫天要价 捞一具尸体5千元

河湖打捞潜水员正准备下水作业。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打捞队漫天要价 捞一具尸体5千元


    北京晨报7月26日报道 随着夏天一股股热浪袭来,在非指定水域游泳的人也越来越多,溺亡事件也在不断上升。今年4月以来,仅民间打捞组织北京海鹰打捞队就已打捞了9具溺水身亡尸体。据市人大代表张风调查,本市每年溺水死亡都高达数十人,在2004年北京警方不再负责打捞民事尸体后,此类事件主要交由社会性质打捞队具体实施。然而,在没有法律法规约束的情况下,漫天要价、治安隐患、打捞队员权益保障等等问题日益突出。

    近日,晨报记者随张代表一起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现状

 

    “不给钱不下水、下水未必捞上来”

    个体溺亡 多由民间组织打捞

    据张风代表调查了解,本市夏季河湖水域情况复杂、冬季水面冰情不稳定、外来务工人员多,近年来市区范围内及周边地区发生溺水身亡事故次数不断攀升,其中包括意外溺亡、事故溺亡、自杀等不同情况。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到2009年之间年平均溺水死亡人数都在数十人。今年入夏以来,本市溺亡人数也已达20余人。

    受季节时段性和专业性质等因素制约,目前本市公安机关编制内主要设立服务于刑事案件侦破及大型公共活动水下安保工作的水下作业人员。对于突发性强的个体溺亡者打捞工作,目前主要采取民间作业组织与警方协作,由警方协调沟通,社会性质潜水打捞队具体实施的方式进行。

    利益驱动 打捞队伍良莠不齐

    张代表了解到,目前本市尚无民事尸体打捞方面的法律法规,而现行打捞方式却带来了种种问题。目前参与打捞的大多为商业性质潜水俱乐部。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社会上某些不具备相应资质,甚至缺乏起码道德操守的组织或个人,打着“溺亡打捞作业”的名义,出现了“张嘴儿上万”、“不给钱不下水”、“下水不一定能捞上来”,甚至因价钱谈不拢,任由尸体漂上水面等严重影响公共治安整体形象的事件。

    而另一方面,真正从事民间溺亡的打捞者却要面对来自舆论的巨大压力。由于大众对溺水身亡事故专业知识的缺乏,导致潜水员常常背负“见死不救”、“赚死人钱”等恶名。据张代表调查,一个人的溺亡过程时间很短,淡水中仅需要2至3分钟,即使在海水中,至多6至8分钟也就“回天乏术”。事实上,在溺亡打捞的作业时间段内,打捞队员是在打捞一个“可能引起社会治安环境混乱、公民恐慌和自然水域污染”的“物件”,已不存在“救人”因素。

    另外,民间打捞队在没有“名分”的状态下,其“战斗力”也在锐减,资金捉襟见肘,设备不完善,核心操作后继乏人。

 

最新消息



    水下救援列入消防培训大纲

    志愿服务组织蓝天救援队也有一支自己的水下救援队伍,他们的队员来自潜水爱好者。负责人胡京玉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目前,他们的潜水训练基地已经给我国几个省份的消防队潜水员进行了培训,和北京消防队的培训工作也正在接洽当中。据他介绍,消防队伍把包括打捞训练在内的潜水救援列入培训大纲是在近两年的事情,可能还不为人们所知。在他看来,消防队伍在救援、打捞等方面相对来说设备更完善,办法更多。

    作为专业的潜水教练、有着丰富救援经验的胡京玉特别强调,潜水救援、潜水打捞是一件科学严谨的事情,只有热情是不够的,打捞人员需要经过专业的培训和长久的练习,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救人的“英雄”最终却丢了自己的性命。我们国家的安全教育、自救常识教育还有提高的地方。另外,他认为,民间组织可以辅助配合国家来完成某些任务,但不可能代替国家的作用。

 

代表诤言

 

    应加快建立规范化、正规化的溺亡打捞应急制度。拥有一支长期固定、制度健全、体系完备、身份明确、保障有力的民间溺亡打捞协作团体,并将其纳入到政府公共应急制度内。

    溺亡打捞应不应该收钱,收多少,应由谁来买单,始终是事故现场及事后最容易引发社会矛盾的关键所在。有关部门应该出台条例予以规范。设立专项救援电话,向社会公示。

    张代表称,相关部门目前正在对溺亡打捞的规范工作进行调研。代表建议的内容充实了有关部门在这方面的工作思路,并在具体的落实当中,会适时向社会发布。

 

调查

 

    商业打捞人的酸甜苦辣

    打捞收费 每具尸体5千元

    7月7日凌晨,海鹰打捞队负责人崔杰接到海淀警方电话,一家医院的两位年轻护士在医院对面水渠意外落水溺亡,请他去打捞尸体。接到电话的崔杰急忙带着潜水打捞设备,赶到事发地点。水不深,很清澈,两位女孩静静地漂在水面上,几分钟后,她们被打捞出水,这时崔杰手表显示的时间是凌晨1点37分。

    “两个女孩那么年轻,把她们抱上岸的时候,心里真不是滋味。”崔杰平静地对晨报记者说。但这样的情况,崔杰要常常面对。今年4月以来,他已经打捞了9具溺亡尸体,这样的工作他已经干了六七年,从2004年开始,他就开始和警方合作打捞尸体,海淀、东城、天安门等区域的警方大多会找他合作。

    崔杰的收费标准一般是每具尸体5千元,“我们去了首先想的是先把人捞上来,也给家属一个心理安慰,本来就很悲痛,如果上来就讲钱,有些不讲人情。”崔杰说。就因为这样,他也遇到了不少扯皮的事,“家属说好了给钱,但捞上来以后又反悔”,空手而归便成了常有的事。“人家作揖磕头,你还好意思要吗?”更有甚者是蛮横不给钱。如果是有所属单位,收费就顺利多了,这次那家医院就支付了崔杰1万元。

    冰下、化粪池 打捞落下后遗症

    已经60多岁的崔杰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不时咳嗽,“呼吸系统确实不怎么好,这几年干了不少冰潜打捞的活,对身体伤害挺大的”。2007年1月22日在昌平沙河打捞两个小孩的情景,他依然历历在目。“当时的水温也就4度左右,晚上就捞出来一个,第二天又接着捞,在水里待了3个多小时”,崔杰回忆说,“最冷的是出水那一瞬间”。而在2008年轰动一时的化粪池打捞事件,更是让崔杰落下了皮肤病后遗症,当时因为没有全封闭的潜水服,化粪池里的脏物附着在崔杰身上,同事用特大号垃圾袋把他整个套了起来“运”回来,最后用大水龙头给他冲了好一阵。崔杰指着自己那件心爱的半干式潜水服说,这是他下狠心花了1万多买的,也只穿了一次,因为一般情况穿湿式潜水服就够了。

    打捞员心声 希望受雇于政府

    谈起为什么要干这份工作,崔杰坦然说,“咱就会这个,靠这个生活呢”。现在的工作对他来说,挣的就是个辛苦钱,“经常要面对死者的面目、深夜回家整理衣物时不经意就会发现亡者毛发。”崔杰说,打捞者确实要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才能一直坚持干下去。尽管在从事着商业打捞,但崔杰认为,民事打捞应该是一种公益行为,政府可以把这件事情承担起来,他也可以受雇于政府,让一切都规范起来。

参考资料:

打捞队漫天要价 捞一具尸体5千元

http://news.ifeng.com/society/5/detail_2010_07/26/1833801_0.shtml

互动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基本信息

  • 浏览次数:
  • 创建者: 依一su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