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文章

哭笑不得 银行发照片“通缉”储户为哪般

 

 

银行犯错 通缉储户

哭笑不得 银行发照片“通缉”储户为哪般

  家住延安市马家湾的张先生,像往常一样在他家附近的银行取钱准备办点事,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 黑白照片竟被贴在了银行柜台前的橱窗上。张先生取了1000块钱。由于当时比较急,所以没有清点钱数就离开 了延安办事去了,可等他几天之后回到延安的时候,却发现周围人看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我 们邻家取钱的时候看见银行贴着我的相片,就问我在银行是偷了还是抢了,人家贴你相片,你注意点。”张先 生说,邻家的一番话,让他赶忙跑到取钱的这家银行看个究竟。张先生跑银行一看,贴了很大一张照片,黑白 的,上半身。

  看到张先生来了,银行柜台服务员说 明了原因。“给他取1000块钱,我机子坏了打不出来了,当时上一笔是取3000,我就没注意看他签的字,钱数 也没看,我就给他点了3000。” 直到下午银行盘点时才发现少了2000块钱,工作人员从监控中发现原来是给张 先生多取了钱。“过后我见了就怕不认识了,所以就想这样(贴照片),看如果有熟人来了问一下。”营业员讲 了“通缉”理由。张先生对此很窝火:退2000块钱理所应当,但银行营业员这样做,“人家说你在银行都胡搞 呢,人家不放心我,我以后走路咋走呢?”

 

银行出内鬼 储户被刑拘

  这名被“通缉”的储户名叫张净,家住重庆,2001年5月在农行重庆梁平县支行存款38万元,获得盖有 银行公章的《还款承诺书》。当年6月、9月和2002年4月,张又以自己或妻子陈登 贵的名义到该行继续存款。四次累计存款约124万元。

  张的这些存款行为是因为一位朋友找上门 来求助,称存款到该行后,可通过银行内的朋友进行存折抵押 贷款,帮助另一朋友获得三倍的贷款。因承诺付给高息,加上银行出具了还款承诺,资金安全有保障,张 净就同意了。不料,一年后38万存款到期,张净到银行取款,却被告知:存款已被银行职员办卡,全部取走; 而且张手中的《承诺书》,印章是伪造的,银行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向储户出具这样的承诺书。

   2005年6月,张净状告银行,要求还本付息。双方最终达成书面和解协议:银行付给张38万存款本金。以张妻陈 登贵名义存入银行的两笔共71.92万元存款也同样被划走。2006年3月,陈登贵委托女儿张爱莲为代理人 ,向农行追讨存款。诉讼过程中,农行向当地警方报案“遭遇诈骗”,警方介入调查。梁平县法院裁定民 事诉讼中止审理。当年9月,警方以张净涉嫌“协助”他人取走其存款为由,将其刑拘。2007年10月,梁平县法 院认定张净将存款密码泄露给他人,同意、协助他人支取其存款,然后起诉银行索要赔偿,骗取公共财产,其 行为构成诈骗罪,判处入狱4年,并处罚金10万元。2008年4月,重庆市第二中级法院终审维 持原判。

  张净的大女儿张湘渝在交通银行重庆江北支行任会计。她说,如果在自己工作的银行发 生了类似的存款丢失事件,肯定是银行内部管理责任,“银行监管不力,还要求追究蒙受了损失的储户的刑事责任,这实在无法想象。”她对案件的判决结果感到震惊。警方最后抓获了取走张净银行存款 的3人团伙(包括银行内鬼),但判刑均在1年半以下,如今均已出狱;储户张净则还在服刑,其刑期要到2010年9 月8日。“监狱里的父亲身体、精神状态都不大好,总是说不恢复清白,他会死不瞑目。”张净的小女儿张爱莲 说。几年来,张爱莲终结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机电产品生意,一心为父亲跑打官司的事,前后已花费20多万 元。而父女俩的其它损失更多。

 

专家说法

  高一飞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学会理事,美国丹佛大学博士后,曾担任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助理,著有 《有组织犯罪问题专论》等多部 刑法学专著。他对这一“储户获刑”案件表示了强烈关注。

  高一飞教授称,该案能否成立,两个 最关键之处在于“有无证据证实张净泄漏密码和与他人串通”和“张净有没有配合的动机”。

  “ 从现有证据上看,无证据对‘张净透露了密码’构成支撑,张净夫妇均是农行的普通储户,其财产权利受到了 他人侵害。”高一飞教授说,两审法院认定张净构成诈骗最核心的事实,就是张将存折密码泄露给了银行工作 人员蓝振贵(蓝随后根据该密码办理了银行卡,将钱划走)。但法院在认定密码的泄露问题上所采纳的证据仅仅 是几份供述,且供述无一证明张净将存折密码泄露给了蓝振贵。”高一飞称,恰恰相反,“从判决书上看,几 人均明确供述:未与张净串通和预谋。”

  而且,“就银行办卡的规定来看,用存折办卡根本不需 要密码。这也意味着:有无密码,对于另外的人能否内外勾结转走存款,并不重要。”高一飞认为,存款的丢 失不应该由张净来负责任。

  “现有证据只表明了张净是个受害者,并非蓝振贵等人的同案犯,结 果这个受害者还被判入狱,非常荒唐。”他表示,张净要投入自己的100多万元现金,用并不隐密的诉讼手段, 来诈骗银行的国有财产,风险巨大,能够得逞的可能性也非常小,违背了常理。

  “张净案中,法 官是如此轻率,”高一飞教授称,审判冒着巨大的定性风险,证据也存在如此多的问题,缺乏内在联系,却用 于“帮助”银行打击储户。这直接导致了无法定罪的储户成为了罪犯。

  “如果法院都如此‘保护 ’银行,将导致人人自危——谁还敢把钱存到银行?”高一飞说。

来源:http://bank.cnfol.com/100719/136,1566,8048101,00.shtml

互动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基本信息

  • 浏览次数:
  • 创建者: 豆米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