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文章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与“鲁智深拳打镇关西”

 

专家重读红楼梦之一 乱扣在薛宝钗头上的一顶帽子

互动百科红楼微百科·人物篇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与“鲁智深拳打镇关西”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在赖尚荣家的酒席上,薛蟠见到风流俊伟、仪表堂堂的柳湘莲后,误将他认作风月子弟,于是便想同他调情,这下便惹恼了柳湘莲,于是小说家曹雪芹为我们描绘了一幕“呆霸王调情遭苦打”的精彩喜剧。

    柳湘莲把薛蟠引到城外苇塘边,给了薛蟠狠狠的一下,薛蟠只听“嘡”的一声,脖子后好似铁锤砸下来,只觉得一阵黑,满眼金星乱迸,身不由己,便倒下来。接下再写柳湘莲只使了三分气力,向薛蟠脸上拍了几下,而薛蟠的脸上却登时便开了一个“果子铺”。薛蟠不服,柳湘莲便取了马鞭子过来,从背至胫,打了三四十下。这时薛蟠不应,只伏着哼哼。接下小说又写道:

    湘莲又掷下鞭子,用拳头向他身上擂了几下。薛蟠便乱滚乱叫,说:“肋条折了。我知道你是正经人,因为我错听了旁人的话了。”湘莲道:“不用提别人,你只说现在的。”薛蟠道:“现在没什么说的。不过你是个正经人,我错了。”湘莲道:“还要说软些才饶你。”薛蟠哼哼着道:“好兄弟。”湘莲便又一拳。薛蟠“嗳哟”了一声道:“好哥哥。”湘莲又连两拳。薛蟠忙“嗳哟”叫道:“好老爷,饶了我这没眼的瞎子罢!从今以后我敬你怕你了。”湘莲道:“你把那水喝两口。”薛蟠一面听了,一面皱眉道:“那水脏得很,怎么喝得下去!”湘莲举拳就打。薛蟠忙道:“我喝,喝。”说着说着,只得俯头向苇根下喝了一口,犹未咽下去只听“哇”的一声,把方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湘莲道:“好脏东西,你快吃尽了饶你。”薛蟠听了,叩头不迭道:“好歹积阻功饶我罢!这至死不能吃的。”湘莲道:“这样气息,倒熏坏了我。”说着丢下薛蟠,便牵马认镫去了。这里薛蟠见他已去,心内放下心来,后悔自己不该误认了人。待要挣扎起来,无奈遍身疼痛难禁。

    由这一段精妙的描写,我们很自然地联想起《水浒传》中,鲁智深拳打镇关西的情景来。

    郑屠右手拿刀,左手便来要揪鲁达。被这鲁提辖就势按住左手,赶将入去,望小腹上只一脚,腾地踢倒了在当街上。鲁达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看着这郑屠道:“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恰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郑屠挣不起来。那把尖刀也丢在一边,口里只叫:“打得好!”鲁达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稍只一拳,打得眼眶缝裂,乌珠进出,也似开了个采帛铺的,红的黑的绛的,都滚将出来。两边看的人,惧怕鲁提辖,谁敢向前来劝。郑屠当不过,讨饶。鲁达喝道:“咄!你是个破落户。若是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何叫俺讨饶,洒家却不饶你!”只一拳,太阳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鲁达看时,只见郑屠挺在地下,口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动掸不得。鲁提辖假意道:“你这厮诈死,洒家再打。”只见面皮渐渐的变了。鲁达寻思道:“俺只指望痛打这厮一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洒家须吃官司,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开。”拔步便走。回头指着郑屠尸道:“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一头骂,一头大踏步去了。

    两者确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就连薛蟠脸上开了“果子铺”的比喻,都与镇关西被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的描写,非常相似。

    但是二者也有很多不同: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是伸张正义,为民除害,而柳湘莲痛打薛蟠则是为了教训无赖,警告下流。鲁智深是怒火中烧,义愤填膺,最后终于将镇关西打死,而柳湘莲则是边打边逼薛蟠讨饶,一旦薛蟠彻底认输伏软,也就罢了。鲁智深三拳打死了了镇关西,让人看了非常解恨,可谓大快人心。而柳湘莲怒打薛蟠,把薛蟠打得连连讨饶,则让人感到读着很有情趣,作品以轻松的喜剧形式尽情地嘲笑了薛蟠那副无赖的嘴脸。
在《红楼梦》这段描写中,柳湘莲虽然把薛蟠狠狠地教训了一通,但并不想把薛蟠打得怎样,只是见他认了输,讨了饶,彻底服了软,于是见好就收了。这不仅说明了柳湘莲是有理智的,而且这又为后面的情节发展留下了足够的余地。

    薛蟠这个呆霸王却是一个有胆无力、色厉内荏的家伙。柳湘莲几拳下来,他便服服贴贴,瘫倒在苇塘里。小说对此写得很有层次。先写她的嘴硬不服,再写他渐渐服软。而服软的过程也是一点一点发展的,先是承认柳湘莲是个“正经人”,再到把柳湘莲叫成“好兄弟”,再到变成“好哥哥”,一直到尊为“好老爷”,最后终于彻底服了软。

    作品借这一情节,歌颂了柳湘莲的正义豪侠,抨击了薛蟠的下流无耻。特别是对后者,作者的憎恶之情更是渗透其间,透纸传出。甚至还借贾蓉之口,予以进一步的嘲笑:“薛大叔天天调情,今儿调到苇子坑里来了。必定是龙王爷也爱上了你风流,要你招驸马去,你就碰到龙犄角上了。”就这样,作者把这位“衣衫零碎,面目肿破,没头没脸,遍身内外,滚的似个泥猪一般”的无赖公子薛蟠的丑态,完全暴露在光天下化日之下了,真正实现了“将那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鲁迅语)的目的,其中的讽刺意味非常强烈。

    事后薛蟠躺在炕上痛骂柳湘莲,又命小厮们去拆他的房子,打死他,和他打官司。但是,没想到经薛姨妈的一番劝说,薛蟠的气也就慢慢平了,这些话他薛蟠不过也就是说说而已,这不免又有点像鲁迅先生笔下所表现的“阿Q”相了。(刘永良)

相关阅读:

恭维贾母 谁的本领高

玩笑彰显王熙凤的魅力

王熙凤恭维贾母:指陋说美

王熙凤夸林黛玉用意何在

王熙凤派贾母不是:似贬实褒

【作者授权互动百科独家发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动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基本信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