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文章

人与兽的基因嵌合体研究和管理

 

怪物
嵌合体

 

人兽嵌合体

    在现代生物学上,对嵌合体的定义大致上是:由两种或者两种以上具有不同基因背景的物种组成的一个单一的细胞组织。与美国研发出来的不规范的直接嵌合体不同,加拿大对人们无止境的研究物种嵌合体的反应是,在综合立法中明文规定,全面禁止这种不规范的研究,以此来保证人类的正常繁衍。2004年,加拿大议会通过了人类繁衍法,尽管这条法令受到了很多谴责和非议,但是最高立法机构还是维护这条法令,并且修改了对物种嵌合体的定义。由于,美国如今像专利权法和行政监督等还没有涉及到这种新物种研发的技术上面,所以美国正在考虑借鉴加拿大的禁止物种嵌合体研发,管理规范新物种研究机构的法律,综合自己国情制定新的法律,泛滥的生物研究已经破坏了法律制度和社会平衡,所以美国为了保证社会平衡和公民利益,就必须在规范生物研发上面做出努力。

    在古老的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吐火的神兽,它长着狮子的头,山羊的身体和龙的尾巴,它自己就毁灭了利西亚王国,直到英雄柏勒洛丰(Bellerophon)的出现,他消灭了这只喷火的怪兽。.如今生物学界将新物种嵌合体的定义:将两个具有不同基因背景的物种相结合,组成的单一的细胞体,古老的神话不仅仅反应了新物种是多物种的嵌合体,而且还反映出这种新物种在没有限制的生物学研究出是有可能出现,并且可能会无法控制,导致社会的混乱。

    起初怪兽仅仅出现在科幻小说或者科幻片中,这只不过是一种奇特的构思,可是在基因科学快速发展的今天,克隆技术,胚胎学说,都在包括人类的物种形式上留下了痕迹,比如,智人。.特别是在近期新物种嵌合体的不断研究发展中,人们已经创造了许多人类或者动物的各种细胞组织。

 

美国没有相关法律监管

    尽管新物种研究不断的发展,关于生物伦理学和新物种嵌合体的讨论不断的扩大,但是在法律上仍然不允许在这方面进行深度探索。在美国并没有相关的法律和相应的监管机构来控制对新物种的研究。食品和药品监管局的禁止物品中并没有禁止胚胎食物,对其也没有具体的管理措施。人们还在不断争议是否要控制和监管对克隆人的研究。此外,联邦政府加强了对研究资金的监管和限制,比如乔治布什在对创造干细胞的研究中限制对新物种嵌合体和监管私人的生物研究所。同样,关于包括技术的自我保管和技术审查委员会的内部生物技术的保管机构的设立,都证明了在对新物种研发的监管在不断加强。

 

加拿大对新物种嵌合体监管非常严厉

    与美国不同,加拿大对新物种嵌合体的监管非常严厉,加拿大全面禁止对新物种嵌合体的非法研究,其相关技术也被禁止。2004年加拿大议会通过了人类物种繁衍法规,来控制对新物种的研究。尽管人类物种繁衍法引来了许多的争议,但是加拿大过会仍然维护这条法规,并且对新物种嵌合体做了明确的定义。.与加拿大相对比,美国国会一直努力,希望在克隆学和胚胎学的处理上达成共识,但是至今并没有什么关于对新物种嵌合体研究的监管方案。.因此美国急需参照加拿大关于对新物种研究的法律蓝本制定出适合本国的相关法律。


    有论据说明,在支持和反对监管各种物种嵌合体的研究中,明显更多人支持监管对物种嵌合体的监管。根据调查,现在又许多国家设立了物种嵌合体的监管机构。美国很有可能借鉴加拿大关于对物种嵌合体的监管法律,设立自己的监管机构。.在本文的第一部分,我会从物种嵌合体的定义和它的本质为根本,解释物种嵌合体背后的科学依据。文章的第二部分中,分别解释了支持和反对物种嵌合体监管的论据。.文章的第三部分,考察了如专利法,食品与药品监管法,和现行有关监管物种嵌合体的相关法律是控制力度。.文章的第四部分分析了加拿大的人类物种繁衍法,并且描述了对于这条法规的种种观点。.文章的第五部分,分析了加拿大制定出人类物种繁衍法之后,美国的宪法和法律条文问题。.最后,文章指出,由于美国现有机构无法有力的控制物种嵌合体的研究,所以美国应该借鉴加拿大的人类物种繁衍法,禁止克隆人类基因配置和胚胎物种的使用。

vv

 

嵌合体研发的科学技术原理

    当局者必须清楚的了解物种嵌合体的科学原理和其定义。此外,如今的科学技术也向人们展示了生物伦理技术的快速发展,同时也出现了新物种专有名词。比如说高级的生物科学可以快速繁殖出人类,只不过繁殖出的人类没有人类特有的人格。生物科学的差异性表明,生物科学在某些不受人注意的方面,能够对社会和人类的尊呀造成伤害。


 

A1.基因移植

    数十年来,科学家们不断利用人类的基因特点来判定人与其他物种的界限,他们尝试将一个物种的基因转移到另一个物种上,如此来跨越那条物种之间的界限。传统的方法有:育种,杂交生产,比如骡子,还有器官移植,基因重组技术等。异种器官捐赠或者异种移植自从数十年前开始试验的时候起,就解决了器官捐赠不足的情况。科学家们希望在多年后,人类可以专门饲养一些特殊的动物,这些动物可以为人类提供必要的器官捐赠。

 

A2.基因重组

    在科学家们眼中可以捐赠器官的动物需要用到很多技术,如基因重组工程,比如将一种基因移植到另一种基因中,然后将基因重组等技术。科学家可以利用基因技术为营养不足的人类身体中,注入人体所必需的蛋白质和必要的细菌。随后的科学技术是科学家们有条件将一些哺乳动物改造成具有人类身体素质的动物。比如,在19世纪80年代末期,科学家们利用基因技术创造出了一只拥有人类蛋白质和身体免疫系统的老鼠。

S

B.传统方法创造嵌合体

    在生物技术的快速发展的今天人类对物种的创造已经超越了传统的移植技术和基因重组的技术限制。在对干细胞学的研究和胚胎学的不断创新,克隆技术的不断发展,科学家门正在向创造新物种的方向发展,人类和其他物种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B1.干细胞和胚胎融合产生的物种嵌合体

    物种嵌合体的狭隘定义是由两个不同基因组织,不同人群,不同受精卵的细胞组成的有机体。科学家通常会把一个物种和另一个物种的早期胚胎相混合,形成一个干细胞,并以此来创造嵌合体。每个细胞都有自己的特性,这样组合起来的嵌合体是每个细胞相互间都不相配的。因为基因来源于每个人,所以通常不会有基因的结合,所以嵌合体的后代仅仅能继承一种基因。

    通常人类的诞生都是自然人与自然人的交配结果。嵌合体产生的人类拥有两种类型的细胞,包括不同的基因,这是非常异常的情况。科学家想将这种技术利用在动物身上,创造出一个可以孕育出拥有两种基因的嵌合体,于是,在1984年,科学家们开始创造山羊和绵羊的嵌合体。在这个实验成功的基础上,科学家开始想办法把人类的细胞注射在老鼠的身体上,以此来测试这个方法的性能,同时也测试人类的基因和老鼠的基因是否可以产生其他的细胞组织。科学家假设,如果细胞能够存活并且发生变异,那么就表示,包括生殖细胞,精子,卵子等都可以进行嵌合。随着生物科学的不断发展,人们在继续研究胚胎学和人类的伦理道德上发生了分歧。在2004年,研究员把人类的细胞注入到猪的胚胎中,希望创造人与猪的嵌合体,在这只猪身上拥有了人和猪的基因,令人惊奇的是,一些细胞自发的融入到人与猪所嵌合的基因中。

s

 

B2.克隆技术制造非人类的胚胎

    当谈到嵌合体的时候,决策者和伦理学家通常都会想到异种族交配,比如混血儿。混血儿是由来自不同地方但是却同为人类的卵子和精子相结合形成的受精卵,尽管科学家已经在实验室里开始试验杂交,但同时他们也利用克隆技术将两个不同的物种结合成一个细胞组织。这些似人非人的物种引起了很深的传统道德问题,例如,在1998年第一次的人类嵌合体移植,克林顿总统表示,对于这次试验,他内心十分不安,并且委托国家生物伦理局对此进行调查研究。在私人生物科学研究所里,科学家把已经去掉细胞核的人类细胞注入到母牛的卵子里,结果在试验的十六个细胞中,只有一个胚胎里拥有99%的人类基因和1%的母牛基因。

    2003年中国科学家把一个兔子的卵细胞核剔除,并用人类的基因细胞代替,之后科学家在胚胎形成的前几天销毁了这个胚胎,研究员认为,这项技术可以产生干细胞,他们希望可以从中提取人和培养类所需要的器官。这个实验中还存在着其他问题,但是科学家没有继续研究,因为如果继续研究下去的话,就可能产生似人非人的物种。

 

II.关于嵌合体的伦理和法律依据

    尽管在美国,法律还没有权利去约束嵌合体的研究和发展,在美国,关于嵌合体的研究也始终都没有达成共识。对规范嵌合体的支持和反对者都运用了西方哲学的观点来为自己辩护。第一个观点是,道德观点,认为这是不考虑结果的做法。第二观点是功利主义观点,这种观点侧重于抛弃道德观念,单纯的分析这些技术所能带来的好处和坏处。两种观点都有自己的道理。

 

A.道德理论:违反伦理

    反对嵌合体技术的人主要就是它违反了人类的伦理道德,他们的主要观点是关于人类的尊严和地位等,人类的胚胎代表了人类的尊严,所以在道德上,人们会禁止用利用人类胚胎制造嵌合体,而且即使政府可以监管和限制嵌合体的研究,道义论者也反对在将来使用嵌合体技术。比如说,科学家们可以创造出人类嵌合体,这种嵌合体使人类不会生病,同时可以延缓人类衰老,增强人类身体机能。这种非医疗性的嵌合体研究会引起道义论者的反感,他们断言,他们的研究会有不正当的行为。

 

B.实用主义:药学利益

    实用主义者对人类嵌合体的看法是,它给人类医疗学和制药学带来的利益远远大于他的弊端。人类嵌合体的研究对制药企业研究新的药品有很大的价值。食品与药物管理局规定,药物企业试验新药品时,只有已经在动物上进行充分试验之后,才可以对人类进行临床试验。但是,对动物起作用的药物不一定也对人类起作用。如果拿人类嵌合体做药物实验,那么就会精确得多,因为研究员可以通过药物对人类嵌合体的作用,轻易的推断出药物对人类的作用。

是

提供器官移植:

     人类嵌合体也可以为人类提供器官移植,相对于动物的器官移植,我想人类会更加容易接受人类嵌合体的器官。因为动物的心脏和肾脏比人类的大,但是人类嵌合体的器官来源于人类细胞的培植,所以相对于动物来说,人类嵌合体的器官更适合移植。人类嵌合体对人类的发展也有重要的意义。利用人类的干细胞,科学家已经造出了人与兔子的嵌合体。实用主义者主张把动物的干细胞注入人类胚胎,用以研究人类嵌合体的疾病免疫能力。实用主义者敦促研究员从动物的细胞中分离出抗疾病基因,比如引入抗艾滋病基因,帮助人类制作出抗艾滋病基因。

改良遗传基因:

    人类嵌合体更好的益处是,它甚至可以帮助人类改良遗传基因,科学家可以把动物基因和人类基因想结合,这样可以延缓衰老,比如,把夜间视力很好的动物的基因与人类基因结合,这样就可以提高人类夜间视力。把生命力强的动物的基因加入到人类基因里,来延长人类的寿命。但是同时,这种做法也要承担一定得风险,因为动物的基因 中很有可能带有疾病,这样人类也有可能受到感染。

 

III通过现有的机构监管嵌合体的开发

    虽然近几年,科学家一直在全力研究嵌合体,并将这种技术运用于克隆技术和胚胎技术,这种空前发达的生物技术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讨论,但是除了联邦政府对干细胞的研究有经费限制以外,大多数的研究是不受管制的。比如,联邦政府无法限制私人资助胚胎学的研究,还有在克隆研究和改变人类遗传基因的研究方面,联邦政府都没有太大限制。

 

A.通过专利法管理嵌合体研究

    在知识产权法上,研究者希望国会能给出,何种生命形式的研究可以申请专利,这个问题在1980年,美国最高法院上,由查克巴拉迪(Diamond v. Chakrabarty)宣布,基因工程的研究可以申请专利,法院表示,国会议员以在法律中,除了自然和人的思想“世间万物都是由人类创造”的理由,认为基因研究可以申请专利,尽管有反对意见的人们组织了示威游行,但是,国会议员称,这种游行很有可能导致,所有有关生命形式的研究都无法申请专利权。目前,人们讨论的是,谁能够得到包括嵌合体技术等的生命形式研究的独家代理权并且可是受到信任,还有有能力得到人类嵌合体和干细胞研究的专利权。

 

A1.美国专利局和工商局的作为

    自从美国最高法院宣布了基因工程可以申请专利之后,这种专利是否适合人类嵌合体已经成为人们争论的中心,1997年生物学家斯图尔特纽曼(Stuart Newman)在生物技术学家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的支持下,向美国专利和工商局提交了专利申请,希望可以研究含有55%人类基因的嵌合体。这就意味着美国专利工商局要在实用的技术研发和道德伦理两方面做出公开辩论。里夫金和纽曼的目的不是要研究嵌合体,而是为了在他的专利申请被接受或者拒绝之后,他们仍能保持这项技术的专有权20年的时间,以免其他门手经济诱惑,开始继续研究。美国专利工商局拒绝了他的专利申请,不过里夫金和纽曼在被拒绝之后,有继续上诉申请。

是

    当里夫金和纽曼询问美国专利工商局,为何拒绝他们的专利申请时,美国专利工商局称,因为里夫金和纽曼曾声称要研究一个人类,这违反了美国修正案第十三条中,禁止奴役或者侵犯他人所有权的规定。美国专利局一直认为,这项创造人类生命的技术,不可以授以专利。在纽曼的专利申请被拒绝之后,美国专利工商局解释说,不能以实用为借口,来给一个能够“损害人类幸福,社会公德”的技术收益专利。所以美国专利工商局拒绝为人类嵌合体申请专利,而且美国专利工商局还会设立生物技术的研究标准。

 

A2.美国的专利法中缺少社会公德

    美国的实用的道德学说与欧洲不同,欧洲的专利法明确的禁止了嵌合体和胚胎学的研究,1998年,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名利禁止一切有违公共秩序和公共道德的专利研究。欧洲专利法明确指出“一切有关人类细胞培植和人类与动物细胞的嵌合研究都无法获得专利”与此相反,在欧洲制定出相关的法律之后,美国对与完善对嵌合体的管理和对胚胎,嵌合体的研究的道德地位明显缺乏社会公共意识。

 

A3.美国国会在规范生物技术研究中的作用

    除去美国专利工商局对生物技术研究的政策之外,美国国会也有权利收回对社会有害的研究的专利,例如,1954年的原子能法规定,美国国防部有权对所有有关原子能的研究进行审查,以确定这些研究不会被用来发明危险的武器,如果美国国防部发现了对美国国防有利的研究,美国国防部有权直接买断这项技术,或者采取补偿交易的方法直接购买这项技术。但是现在,美国国防部还没有意识到,嵌合体的研究和原子能具有同样的危险。

的

    然而,在2004年,国会通联邦拨款预算,禁止美国专利工商局对有关人体生物研究授权专利,后来美国专利工商局反对对研究基因工程,胚胎学授权的专利的规定形成法律条文。但是,这项规定不会影响基因序列,细胞,干细胞,以及其它人类生物的研究,而且该规定也不影响生物科学家制造生物物品。

    最后,这条法令也允许美国专利工商局继续解决包括嵌合体等生物研究问题。不过现在,美国专利工商局已经修改法令,对于研究如何把动物的基因和人类基因融合,以产生人体所必须的蛋白质和抗体的研究,可以授予专利。但是除此以外的人体嵌合体研究仍然不被允许,例如像纽曼所研究的,人类与黑猩猩的嵌合体就无法获得专利权。美国专利工商局宣称,这项规定有美国国会支持。在授权专利中,有一个要求就是“必须包含一个智人或者是在发展中的智人”,这就说明,人类胚胎的研究不能无法算入授权专利中。

 

B.嵌合体管理如同生物技术管理局

    现行法规上规定,总结任何有关动物和人类的研究,一提供一个起点,用以确定美国生物管理局是否可以扩大调控范围,对嵌合体加以调控。设立多个联邦机构,用以管理生物技术在商业上的利用,在1986年,为了管理生物技术设立的协调法案正式运用了这种权力下放的方法。在这个法案中涉及到了12条联邦法规,准则。但是没有机构被授权,能够基因工程和人类嵌合体的研究。

    在该法案里,提到了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环境保护局,美国农业规范和研究开发管理局和生物技术管理局所开发的产品。该法案规定了这些产品的用途,但没有规定这些产品如何开发。因此受到法律,政策所管理的是尖端科技所开发出来的产品。

的

1.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法律授权适合生物技术管理

    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宣称,辅助生殖技术有许多权利,尽管他没有研究人类嵌合体,国会赋给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的法律任务是,管理洲际贸易和商品的分销。尽管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并不直接管理生物技术的运用,但是生物商品的分销却在其管理范围内。

    联邦在1938年制定了联邦食品,药物,化妆品法和公共卫生服务法,作为一个行政机关,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解释说,在美国国会起初起草这些法规时,并没有预料到关于这些生物科技。总之美国的机构有权在各种情况是做出相应的回应,而不是受美国国会的指示。

    美国食物和药品管理局的管辖范围包括所有商品的四分之一,其中就有现代生物技术,例如细胞移植,干细胞和克隆技术。尽管美国食物与药品管理局的管辖范围有限,但是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已经提出申请,要求扩大监管范围。

    美国食品,药品和化妆品管理法和社会公共卫生服务法为美国食与药物管理局提供了三个平台,来管理人类嵌合体和生物技术。根据美国社会公共卫生服务法,嵌合体可以被定义为“生物产品”也可以被定义为“药品”。根据美国食品,药物和化妆品管理法,嵌合体也可以被定义为医疗设备。一旦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可以管辖生物技术,那么每一项生物研究都要递交申请,申请通过时才能开始研究。如果未经许可就开始研究,那么就会受到刑事责任或者民事责任。

 

C 辅助再生技术和嵌合体规律的含义

    除了专利法和监督机构的相关法规,政府还启用六套方案来管理生物再生技术。  这些机构没有明确名称。然而,它们却是新的生物技术监督者的开端。    第一个方案鉴于先前有关冷冻胚胎的司法裁决,进而避免了广泛的立法。    这种由监管委员会进行共同监管的监管形式,会由于区域原因,因而缺乏全面和多样性。   

    目前,唯一一个起诉嵌合体的案件涉及到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专利否定了人类生命的权利。第二个方案包含了对于独立问题的具体立法,例如关于禁止或限制独特科技的立法。第三套方案是通过立法来引导辅助再生技术和对研究中胚胎的处置方法。加拿大的人类繁衍法,支持对生物再生科技立法,而且其中包括嵌合体。第四套监管方案包括对人类主体研究立法,其中包括胚胎的作用,胎儿组织的作用和人类的作用。这套方案包括机构审查委员会和一组关于人体研究的监管制度,并且被视为通用法则。 第五套方案包括一个建立一个制定监管计划的顾问小组或者委员会。人类繁衍法提供了一个研究干细胞技术的顾问组。最后,一半用于生物科技的监管制度是一套组合的方案。

受到


1.总统理事会有关生物伦理学的商议

    就像加拿大,总统理事会将嵌合体纳入辅助再生技术的研讨议程之中。总统理事会于2002年开始,它投入了相当多的资源来审查生物技术的管理。而且它提出对现行监管机构进行改革的必要性,并且建议创立新的监管机构,总统理事会会承认对于提出有关重大机构改革的明确性建议还是有一段距离的。2003年,总统理事会进行了人类生殖的研究,探究是否可以针对新技术进行立法,例如嵌合体。唯一一部规范人类生殖的联邦法是1992年颁发的《生育成功率和认证法案》,但它并没直接涉及到嵌合体。总统理事会认识到了需要充实这些条款的必要性,并且看到了有关嵌合体的分歧。总统理事会于加拿大人类繁衍法中给嵌合体下了明确的定义。并于第四章深刻阐述了它的含义。
    经过商议,总统理事会认为有必要在复制人的生命初期,让其与人类保持着清晰的界限,因为我们有冲上人性的必要。由于没有一个公共机构为这些迅速发展的技术制定合理的界限,所以,总统理事会敦促国会建立一系列的监管制度来约束这些科技。委员会建议将这些制度整理为《生殖与责任法》,在市民和立法议员有机会讨论如何对这些新技术进行合理监管之后,就可以合法的监管这些新技术。 
2.总统理事会的建议

    2004年,在审查和分析后,总统理事会推断非人类嵌合体的研发是对人类生殖特征的一次独特的挑战。总统理事会区分了科学家研发嵌合体的多种环境,并且指出人类与动物的基因经过混合并没有明显的排斥反应。从治疗和预防的医学角度来看,总统理事会支持异种器官移植,动物源性药品,和将动物的基因植入人体或者胎儿体内来预防疾病。
    在生育方面,总统理事会针对重大的伦理问题和对其进行明文规定的必要,提出两条禁止性法则。第一,禁止研发人类的卵子和动物的精子结合或者动物的卵子和人类的精子所结合的人兽胚胎。总统理事会声明,此规定并不是来判断人兽混体的人性或道德价值,而且不想这个半人的生物有一个非人类的先辈。第二,总统理事会声明“国会禁止任何人以任何目的将人类胚胎植入任何非人类生物的体内”人只能在人类的子宫中孕育。
总统理事会初步讨论了三个条款:然而,它遗漏了禁止人类与非人类结合。有些委员指出,此项禁令尚未成熟,因为总统理事会并未充分考虑到嵌合体所带来的经济效益。

 

IV. 加拿大的《人类繁衍法》

    加拿大的《人类繁衍法》为美国的嵌合体的监管制度作了立法先例。

    2002年,总统理事会研讨了加拿大对生殖技术的监管制度。加拿大的《人类繁衍法》反映了其用十年之久的时间,解决了这个涉及伦理道德问题的科技的监管问题,同时促进了科学与医学的发展。为了满足解决伦理问题和发展实用科学的双重目标,《人类繁衍法》保护那些完全禁止的活动和那些受监管的科技。但是,各种嵌合体与混种生物是完全禁止。

D


  A  加拿大的集体主义与 美国的个人主义对比权利为基础的生物技术

    加拿大公共主义下的辅助生殖科技不同于美国以权力为基础的辅助生殖科技。导致两者间差异的思想文化原因,来源于美国的个人主义和监管猜疑。与美国相反,加拿大历史与地方上的信任是基于有序的管理和政府的引导。
历史传统的差异影响了加,美两国对新兴生物科技的管理方法。例如,加拿大比美国有着更强的的公共利益观念。因此,在政府推广公共利益观念的问题上,加拿大比美国扮演着更积极的角色。所以,假设政府将社会环境变得更好,那么,加拿大就可以赋予其有关生物技术上的政策调节更为出色的特点。相反,美国很少干预科技的发展和市场的运行,因此导致了美国生物技术的监管匮乏。

B 加拿大《人类繁衍法》有关嵌合体的立法历史

    《人类繁衍法》的立法历史说明其有关嵌合体的监管制度来源于人类胚胎和其排斥的嵌合体。法案C-6 源于加拿大健康研究机构(the “CIHR”)于2002年3月份研讨出的方案,加拿大健康研究机构是加拿大为健康研究所设主要的联邦拨款机构。加拿大健康研究机构制定有关克隆,进行人体胚胎实验,还有创造嵌合体胚胎的准则。
    介于加拿大健康研究机构的指导方针,加拿大议会颁布《人类繁衍法》来规范各式的生育与治疗方法。然而《人类繁衍法》不仅规范对人类胚胎进行体外操作,还涵盖了加拿大健康研究机构所研讨出的胚胎和干细胞研究指导方针。很显然,《人类繁衍法》针对胚胎实验这一领域建立了一套许可制度,然而美国对此制度仍存在很大的争议。在《人类繁衍法》的监管下,如果加拿大健康研究机构确认此干细胞或者细胞的来源合法的话,加拿大健康研究机构可以为研究人员颁发许可,允许其进行体外胚胎实验。这些有争议的许可和研究规定,要求加拿大设立一个监督委员会,来确保这些所有干细胞研究符合国家伦理标准。
    根据立法的对象,来规范人类辅助生殖,《人类繁衍法》只解决了嵌合体和杂交生物的问题。《人类繁衍法》第五章第一条第I款禁止研发嵌合体或者将嵌合体移植到人类或者非人类生物的体内。第五章第一条第J款禁止以生育为目的的研制杂交生物胚胎或者将其移植到人类或者非人类生物体内。第五章第二条和第五章第三条禁止任何人提供或传播,支付或被支付行为。

df


C《人类繁衍法》的评判:明确的刑事责任

    《人类繁衍法》在加拿大产生了很大的争议,因为政府提供的为数不多的正式文件或声明,来证明法定禁令。此外,《人类繁衍法》混淆了嵌合体与杂交生物的定义。《人类繁衍法》为异种杂交大开方便之门,禁止传统的精子与卵子的结合,也禁止了转基因的杂交技术。同时,嵌合体的定义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条款,但是尚未考虑到嵌合体的变异。然而,这项禁令只适用于以生育为目的的创造嵌合体的行为。大概科学家们只是为了研究或者其他目的才创造嵌合体。
     相反,《人类繁衍法》却十分限制异种嵌合体,只阐述了两项可行性:第一,将人类的胚胎植入非人类生物的细胞中,第二,将其他人的细胞(任何发展程度的细胞或者其他细胞)植入到人类胚胎中。显然,《人类繁衍法》在对嵌合体的定义中,不包括将人的干细胞移植到非人类胚胎。另外《人类繁衍法》并未解决人与动物间的器官移植问题。然而,加拿大政府并未对其选择的定义做出明确的解释,对嵌合体的狭隘定义可能是由于该法例的有限目标:对人类生殖科技的监管。
    评论家发现《人类繁衍法》中,罚款50万美元或者10年监禁的制裁有些过分苛刻。而且,加拿大健康研究会并未对研究人员的违规进行经济惩罚,而是简单的扣留经费。另外,批评家称,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不应受到经济或者刑事惩罚。相反,支持者认为这种处罚的存在可以激励研发人员更努力进行干细胞及其相关实验。

 

V. 《人类繁衍法》

V. 《人类繁衍法》对嵌合体的规范给美国带来的启示

    在美国,如果想加拿大一样,对生物科技立法来进行规范,就可能引发宪法问题。例如,禁止某些异种嵌合体的研发,就可能有悖第一和第十三修正案。然而,鉴于生物科技的迅速发展,立法将会允许公开审议科研作用,人格的概念,胚胎实验的道德意义,异种嵌合体的未来。

 

 A 美国宪法下的嵌合体的科技与艺术定义

    有些人凭借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言论自由权与第十四修正案中的有权从事科学研究的条例,反对政府对嵌合体进行监控。1923年,美国最高法院在法官迈尔斯 内布拉斯加(Meyers v. Nebraska)的宣读下,将“有权获得有用的知识”列入第十四修正案。然而,法院并未对科研领域立宪。然而,科研是交换信息的基础,与科学的发布享有同等的宪法保障。尽管,科学的传播是必要的,科学家也同样要展示科学研究也是一种象征性的行为展现。如果该行为是为了表达一个具体化的信息,并使读者明白,则联邦第一修正法案将保护这种行为。
    嵌合体的出现,可能区分开科研与艺术表达的分界线。例如,一只老鼠,背上移植了人的耳朵,就可能被描述为“医学史上最具挑战性的实验”。另外,艺术家们已经意识到转基因给他们带来的创意性灵感。例如,一个艺术家将水母的基因转移到兔子身上,使其发出绿色的荧光。这个科学家声明他打算用同样的方式来创造一条通红的狗,也有可能创造一个人与异种的嵌合体。这个艺术家解释道,他的成就很明朗,不仅是因为科技本身,而且也源于科技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在给出所创嵌合体的定义时,法院可能被迫基于第一修正案将其归于生物工程学。

 

B 有关动物权利的研讨

df


    尽管有关人类的争论一直在改变,在经过从事多年的农业与畜牧业后,人类也已经进化了很多,批评家声称,科学家不应创造嵌合体,因为生物工程学不可以改变人的特殊性。不管人格的概念是否仅仅是一种简单的生物概念,动物经常遭受着科学的发展所给它们带来的苦难。研发人员将继续从事于基因遗传事业,或者其他生物科技来研究人类的疾病,发展医药学,提高食品质量和人体器官机能。尽管这些行业十分有益于人类,但是一些动物保护协会仍旧反对生物工程学的发展。
    人类与异种杂交体的开发导致了一个顾虑,因为不同于其他动物研究课题,这些杂交体,有一半是人。这样一来,基因就不能证明人是独一无二的了。人类的染色体,是将人的少量的基因进行排列,显示出人类的基因是相似的,并且与其它物种有类似的地方。因此,这场伦理道德的讨论被视为如何管理这些被赋人格的嵌合体。 

 

C 人类胚胎的道德地位

    在现代的生物工程学中立法管理通常基于判定这种胚胎的道德地位。依据美国1973年最高法院的裁决,第十四修正法案规定子宫中的胚胎不算作“人”,然而,此法案并不适用于未出生的人,因为此法案并未考虑到母体与胚胎的权利。法院认为,人类胚胎应该拥有人权与财产权,应该对他们予以“特殊的尊重”,因为他们有可能会成为真正的人类。
    关于克隆人,总统布什已经声明,他支持立法来禁止克隆人。然而,国会并未对此议题达成一致共识。这次争论探讨了有关细胞移植产生克隆的人类胚胎或者非人类胚胎的问题。全面禁止克隆人议题的反对者普遍认为,可以通过细胞移植来制造胚胎,所制造胚胎不用于生殖目的行为。那些支持全面禁止克隆人的人,认为只禁止克隆儿童是不可能执行的,因此,要想考虑伦理道德问题,就必须全面禁止克隆人。
    胚胎不同于嵌合体,它们是人类,然而美国并未禁止克隆人和胚胎研究。因此,在立法委员给人类胚胎下一个明确的道德上的定义前,任何尝试界定,规范异种嵌合体的行为都将十分复杂。 

 

D 嵌合体的到的地位:超越规则


    缺少立法或者其成为一项逆反的科学的前提下,嵌合体都是不可避免的。作为回应法院与立法机构需要判定转基因生物,而且要界定这些胚胎究竟是人还是财产。对人类嵌合体的分类,将只限定于科研领域。事实上,预期的嵌合体分类将类似于美国历史上的种族分类。当然,如果嵌合体是人,将他们用于科学研究的话,这就违反了第十四修正案中的奴役法和第一修正案的人身自由权。
    问题是,我们是否可以像对待动物一样对待嵌合体,即使他们的基因大部分都是人类基因。宪法的立法困难不仅出现于专利法,更出现于何种样式的研究是否会侵犯到嵌合体的人格。由于法院和立法机构给出的定义不明确,给予嵌合体的权利将取决于人类对它们的决心。这些问题诚然深奥,但是法律必须考虑到这种新型的“人类”所带来的后果。

 

VI.美国效仿加拿大的人类繁衍法

美国效仿加拿大的人类繁衍法建立的管理嵌合体法规

A.现有的管理机构无法涉及到生物技术
    总统理事会在会议时指出,现有的管理机构无法有效的管理如今发达的人类嵌合体技术,专利法,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管局还有其它的监管部门还无法管理人类嵌合体技术。

1.专利法在管理生物科学技术时能力不足

    在专利法的领域,美国国会支持美国专利商标管理部门对有关人类生命研究不授予专利的做法。但是,目前还不清楚,美国专利商标局是否会拒绝人类嵌合体研究的专利申请。专利法无法有效的管理嵌合体的研究,是因为科学家在研究人类嵌合体的过程中或者是研究嵌合体产物,都不会在乎是否申请专利。此外,当技术进入公共领域时,专利法只有二十年的限制期。而且,专利法在道德伦理上是中立的,因为专利法是为了奖励和鼓励发明者,而不是为了禁止和终止那些不受欢迎的发明而设立的机构。因此,美国专利和商标管理局在限制人类嵌合体研究方面,有很大的权利限制。

    虽然如此,在美国这个商品化社会,很少有人关注生物科学技术专利,专利法只能用来宣布某些研究因为对社会有重大损害,所以无法获得专利权。某些研究在人们的思想中,在技术上,科学发展上和医疗上的益处远大于打的弊端。如果专利申请人仔细研究了当时的专利法和政策,小心应对,将研究对人类尊严的威胁降到最小,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得到专利权。
    不过另一方面,虽然政策允许对将对人类的尊严威胁降到最小的研究给予专利权,但是人类嵌合体的研究应该不算在内。比如,我们很难区分,一个人类胚胎中是否混有动物的基因。因此,以保护人类尊严为理由,这些人类嵌合体可以引起足够的关注,政府可以直接消除它,无论他是否是人类嵌合体。

k

2.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对人类嵌合体的管理有限

    虽然美国专利和商标管理局拒绝对人类嵌合体的研究授予专利,但是让有进50%的研究员有能力完成这项研究,因此,立法者应该以法规形式,禁止某些私人研究人类嵌合体。在国会期间,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做了任何能做的努力,不顾社会舆论,要将人类嵌合体的研究纳入自己的监管范围,而且,想要研究人类嵌合体的人们,支持将人类嵌合体的研究纳入限制较少的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的管辖,而不是受立法管理。因为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的失察,不会造成公众的反对。因此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可能免除在国会期间,对人类嵌合体和道德的辩论。

    对于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来说,另一个限制就是食品,药品和化妆品管理法中规定,在研究过程中和研究结果的临床试验,整个审批过程都必须保密。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实验都必须保密,不准对外公开讨论有关生物技术的安全和社会意义。此外,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禁止公众在道德伦理上和人类价值上对产品提出质疑。所以,虽然美国食品与药物将管局并没有明确表示,人类嵌合体是否在其管辖范围内,但是,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不应该断言,它有能力监管嵌合体技术。

    尽管有这些限制,但是,如果人类嵌合体能够归类为药品,医疗设备或者生物产品,那么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就可以断言,它对人类嵌合体的研究和发展有监管权。目前,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已经宣布,应归生物技术管理局监管的异种移植技术已经划归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管理,在2003年,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全面接受细胞移植,组织和非人类器官或者非人类生物材料移植。然而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承认这项移植技术的好处,它也会关注一些传染性疾病和在人类生活中形成的新型病毒。在新型病毒和遗传基因异常的情况下,可能促使美国食物与药品监管局允许人类嵌合体移植,就像将猪的心脏移植到人身体上一样。

    但是,让国会同意让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管理人类嵌合体的研究开发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已经超出了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的权利范围。根据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在2000年在美国最高法院,对布朗威廉姆森(Brown & Williamson Tobacco Corp)烟草公司的诉讼中,法院驳回了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的诉讼请求,而今天,其他法院特同样会驳回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要求监管人类胚胎学和生物技术的诉讼请求。

    然而,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认为,现行法律应该给予管理机构更多的权利去管辖生物技术,但是如今,美国法院并没有给予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跟多的空间,去发挥其主观能动性管理生物技术。美国法院有意识要给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管理生物技术的权利。不过在发放权利后,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的管辖范围是否能够全面覆盖生物技术的研究,还未可知。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是否会过于小心,导致推迟新技术的研发和相对落后的技术的革新,这都是美国司法部门无法预计的。因此,无论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管局和其它监管机构,是否能够全面监管嵌合体技术,美国都应该提出相关的限制性立法。

B.美国可以效仿加拿大的人类繁衍法管理嵌合体

 

定义限制:什么样的嵌合体限制应该管理

    美国应该吸取加拿大人类繁衍法的经验,集中所有有关对人类繁衍法中的定义的观点,总结出何种嵌合体研究应该被禁止,然后针对这种技术,制定出相应的法律术语。根据人类繁衍发为蓝本,总结出关于杂交体的定义,制定住关于嵌合体研究和嵌合体胚胎制造的更加全面的定义。法律中应该用语言描述出,哪些物种之间的嵌合不在管辖范围内(1).生物肉体之间,(2).生物体之间的结合关系,(3)生物结合过程是否经过了人工干预,(4)结合发生到了那一阶段上。这种评估可以设立出一个新的监管机构。

d

a.动物与动物之间的嵌合

    因为伦理道德只针对于人类嵌合体,所以动物之间的杂交嵌合在立法上是合法的。在总统理事会上,讨论了动物之间的嵌合是否合法,因为动物之间的嵌合不涉及到人类和人格,所以不会引起所谓的道德争论,因此,动物之间的嵌合技术研究应当属于科学研究的范畴,并不会被定义到管理范围内,因为人们只关心能够影响人类发展的,人类嵌合体的研究。

b.人类与人类之间的嵌合

    与动物之间的嵌合体研究相反,现在科学家已经尽量避免对人类嵌合体的研究,例如,在2003年,科学家用一位男性的胚胎和一位女性胚胎制造出来一个雌雄同体的人类嵌合体,这个嵌合体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因为它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但是,他却极大地影响了人类的尊严。加拿大人类繁衍法的临时条款和总统理事会的临时决定,都立刻禁止了关于人类胚胎的研究。因此,对嵌合体的管理中,应该禁止嵌合体在人类胚胎中的研究。

c.非人类嵌合体

    人类繁衍法中,明令禁止了非人类细胞与人类胚胎的嵌合研究。非人类嵌合体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影响,因为这项技术是利用人类胚胎进行研究。尽管总统理事会曾建议,不禁止人类与非人类的胚胎研究,但是美国国会应该禁止这种,创造非人类嵌合体的研究。因为这项技术严重影响了人类的尊严,和对人类胚胎的蔑视,这种科学研究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创造出新的人类物种。

    人类繁衍法并没有禁止,非人类向人类的非胚胎移植,但是,这种移植必须在相关监管机构平衡了各方面因素的情况下进行。尽管这种移植已经被大众接受,不过它仍与某些道德理论相违背。在异种移植领域,人们所关心的,猪的心脏移植到人类身上的技术,现在已经收到监管。市民们是不会反对动物单一器官移植给人类的技术的。但是,如果有人需要非人类器官的移植,或者他希望能够得到与自己种族相近的物种的器官移植,比如灵长类动物,这时,人们就不会关心他们所得到的器官是否来源于人类。因此,在需要器官移植的人面前,器官的移植是最重要的。非人类向人类移植的嵌合体研究,在此时就会受到关注。在人类繁衍法中,并没有关于这方面技术领域的限制,但是美国应该专门设立一个机构监管异种移植领域。

d.人类与非人类嵌合体

    无论是人类繁衍法还是总统理事会,都没有禁止人类细胞与非人类胚胎的嵌合,通常,医疗领域和科学界对嵌合体的感觉,并不像艺术界那么反感,但是,任何类似将人类细胞与动物胚胎嵌合的,有违道德伦理的人类与非人类嵌合体的研究,都应该受到限制。

    人们或许可以接受,科学界和医疗领域人类与动物的非胚胎器官移植,比如转基因老鼠。一项让老鼠大脑中拥有人类的神经元的研究,不会引起太大的社会反响。把人类的脑组织移植入灵长类动物的大脑中,也许会引起一些道德理论问题,但不会太大,因为两个物种非常相似。当将人类的细胞移植到非人类中,这就会引起足够的关注,所以这项研究也应该设立相应的监管机构。

 

《人类繁衍法》的评论

    美国应采取加拿大对于嵌合体的管理模式,因为美国的个人主义逊于加拿大的集体主义观念。然而,任何企图想要规范嵌合体的科技必须明确的阐述其对此问题的反面意见。在加拿大,《人类繁衍法》不健全,使其支持者也未免失望。所以,美国必须认识到各种嵌合体与法律对其定义后产生的伦理问题件的差异。
在制定类似《人类繁衍法》的时候,决策者必须决定是否设立一个对嵌合体科技进行监督的机构,是否运用刑法来限制这项有潜在威胁的技术。草案中,提议用刑法来限制克隆人的发展,因为,科学犯罪是有先例的。草案中的不足之处,强烈需要一个监督机构来监督这项生物科技。最后,成功地规范嵌合体技术依赖于有效地刑事制裁,或者监督机构,或者二者兼得。

 

规范嵌合体技术并不会违背美国宪法

    对异种嵌合体的监管并不会违反第一修正法案,因为规范生物科技并不违反言论自由权和宗教信仰,因为其中并不涉及科研的基本权利。因此,对于生物科技的中立观念是允许的。
    在一定程度上创造嵌合体的行为和调控并非中立观念,如果不是狭义的,监管就必须十分严格。在这方面,一项禁止嵌合体的法令就要为最主要的国家利益服务,并且严禁压制言论自由,一定程度上来说,嵌合体的研究就是一种表达方式,也许是一种商业性质的表达方式,干预着监管行为。尽管美国最高法院已经宣布科学研究不是一般的商业行为,但是,近期的转基因艺术显示,其创造的行为确实为商业行为,绝非科研行为。

                                        

 

总 论

    随着生物科技的高速发展,物种与人之间的界定越来越模糊,异种嵌合体不再是科幻小说中的产物了。对于克隆人和嵌合体的规范问题,国会议员们并未对此达成一致。因此,科学家在屋限制的情况下继续用增加基因数来制造嵌合体。辩论已经达到了专利的领域,但是,复杂的道德与科学的定义问题,最好留给群众来讨论。此外,嵌合体的调控并不能通过现有的立法或管理机构,如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来进行。
    因此,美国应该考虑用立法来嵌合体的各种类型,特别是人类嵌合体。立法来规范嵌合体并不能与宪法冲突,而且会避免新的嵌合体出现带来的宪制问题。美国应该效仿加拿大来草拟法案来规范嵌合体的发展。在参考加拿大的立法蓝本后,美国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对于生物科技的个人主义观念,和对于嵌合体定义与伦理的思考。无限制的生物科技,对于法律和社会制度将会构成相当大的威胁。所以,美国现在必须制定一项法律来权衡,保护公众的利益


参考资料:http://www.bc.edu/dam/files/schools/law/lawreviews/journals/bclawr/45_3/03_TXT.htm

范猛译

互动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基本信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