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文章

重读红楼梦 薛宝钗竟比薛蟠更冷酷无情

 

专家重读红楼梦之一 乱扣在薛宝钗头上的一顶帽子

互动百科红楼微百科·人物篇

  薛蟠、薛宝钗兄妹性格中的“热”和“冷”

  《红楼梦》第四十七回中,柳湘莲曾经痛打薛蟠,读来令人拍手称快。谁料等到第六十六回中,柳湘莲和薛蟠却又走到了一起了。原来是薛蟠做生意到平安州界,遇到一伙强盗,劫了货物,是柳湘莲赶来,把贼人赶散夺回货物,还救了薛蟠的性命。为了感谢柳湘莲的大恩,薛蟠便和柳湘莲“结拜了生死兄弟”,从此二人竟“是亲弟亲兄一般”。

  尤三姐爱慕柳湘莲,把他当成意中人。贾琏亲自作媒,柳湘莲便以鸳鸯宝剑为定情之物。后来柳湘莲从贾宝玉口中得知尤三姐竟是宁国府贾珍的小姨,认为宁国府“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断然表示“不做这剩忘八”,执意索回定礼,致使尤三姐用那把鸳鸯宝剑自刎,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以此表明自己的清白和志向。柳湘莲得知后,悔恨不及,恸心大哭,冷然出家。
  薛姨妈听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心甚叹惜”。而薛宝钗听到这一消息后,却“并不在意”,而且还说什么:“俗语说的好,‘天有不侧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也是他们前生命定。前日妈妈为他救了哥哥,商量着为他料理,如今已经死的死了,走的走了,依我说,也只好由他罢了。妈妈也不不必为他们伤感了。倒是自从哥哥打江南回来了一二十日,贩了来的货物,想来也该发完了。那同伴去的伙计们辛辛苦苦的,回来几个月了,妈妈和哥哥商议商议,也该请一请,酬谢酬谢才是。别叫人家看着无理似的。”话虽然说得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毕竟很冷酷。在薛宝钗看来,尤三姐和柳湘莲二人的悲惨结局,这本是前生命定,事已至此,只好由它去。她甚至认为,对薛家来说,当务之急则是酬谢与薛蟠同行的伙计,别让人家笑话薛家。

  由此我们便很自然地联想起金钏抱屈投井而死,连王夫人尚且良心发现,内心也感到悲伤,而薛宝钗却为王夫人开脱罪责,说什么:“姨娘是慈善人,固然这么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玩,失去了脚掉下去的。在上头拘束惯了,这一出去,自然要到各处顽顽逛逛,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这话同样是说得很冷酷的。前后两件事,完全可以令人看出这位“冷美人”的心理。

  在《红楼梦》中,柳湘莲是有名的“冷二郎”,其实柳湘莲的“冷”,是远不及薛宝钗的“冷”的。何况柳湘莲对尤三姐是前“冷”后“热”的。柳湘莲之对尤三姐前“冷”,曲折地反映了他对豪门贵族的横眉冷对的憎恶情感。尤三姐用鸳鸯剑自刎后,柳湘莲对尤三姐便由“冷”而“热”,这是因为柳湘莲真正地发现了尤三姐的美——刚烈的性格,美丽的容颜。因此说,柳湘莲的“冷”是表面,而“热”才是其里,“冷”和“热”是统一于一身的。

  而薛宝钗虽然也是“冷”“热”集于一身,但是“热”往往是其表,而“冷”则往往是其里,她的心常常是“冷”的,有时甚至是冷酷的。

  当然,人物性格毕竟是复杂的。在薛蟠遭苦打之后,薛姨妈又是心疼,又是发恨,骂了一回薛蟠,又骂了一回柳湘莲。并且还想把这件事告诉给王夫人,遣人寻拿柳湘莲。而这时薛宝钗则赶忙劝说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他们一处吃酒,酒后反脸常情。谁醉,多挨几下子打,也是有的。况且咱们家无法无天,也是人所共知的。妈妈不过是心疼的缘故。要出气也容易,等三五天哥哥养好了出的去时,那边珍大爷琏二爷这干人也未必白丢开了,自然备个东道,叫了那个人来,当着众人替哥哥赔不是认罪就是了。如今妈先当件大事告诉众人,倒显得妈偏心溺爱,纵容他生事招人,今儿偶然吃一次亏,妈就这样兴师动众,倚着亲戚之威势欺压常人。”又说薛蟠:“他又不怕妈,又不听人劝,一天纵似一天,吃过两三个亏,他倒罢了。”薛宝钗这番话就说得非常理智,非常合适,也充分显示出了她的通情达理,这则可以看作是薛宝钗性格的另一侧面。

  对比薛宝钗的冷酷无情,薛蟠倒显出了一定程度上的重情贵义的特点来了,而这恰是人们常常忽视的。

  小说中还写道,薛姨妈、薛宝钗正说话间,薛蟠自外而入,眼中尚留有泪痕。一进门来,薛蟠便把尤三姐、柳湘莲的悲惨事件告诉了母亲。并说,他听说了柳湘莲出家的消息后,连忙带了小厮到处寻找,到处打听,却没有什么结果。这还不算,后来他在招待同行贩货归来的伙计的宴会上,当人们问起柳湘莲之事时,他还说:“城里城外,那里没有找到?不怕你们笑话,我找不着他,还哭了一场呢。”言毕,只是长吁短叹,无精打彩的,不像往日高兴,大家也因此勉强喝了几杯闷酒便不欢而散了。这个情节则把薛蟠很讲义气,很重感情的特点充分地揭示出来了,而这一点则是薛蟠性格中的一个闪光点。

  由此使我们联想到了涂瀛在《红楼梦论赞》中对薛蟠的评价:“然天真烂漫,纯任自然,伦类中复时时有可歌可泣之处,血性中人也。”这样来评价薛蟠,确实有点溢美之嫌,但是这毕竟说出了薛蟠性格的另一侧面,因此从这个角度讲,这样的话还算是有见地之论。

  尽管薛蟠有许多无赖行径,甚至是恶霸行为,但是他毕竟还有仗义重情、率意爽直的时候。贾宝玉很少和贾珍贾琏贾蓉等在一起,但却和薛蟠有较多的交往,这似乎也表明薛蟠身上要比贾珍等一干人多了一些可爱的东西。这也足以说明,《红楼梦》写人的确注重揭示出人物性格的不同侧面,不同色调,避免了写好人一切皆好,写坏人一切皆坏的俗套,纵然是品行上很坏的人,作者也没有专写其坏,而是注意表现其善的一面,哪怕这种善只是那么一点点,作者也未肯轻意忽略,因此其笔下的人物大都真实可信、生动鲜活。薛蟠正是这样一个艺术形象,既十分可恨,又有点可爱。(刘永良)
  作者介绍:刘永良,原内蒙古民族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学科带头人和硕士生导师,2001年6月引进到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现任中文系主任。主要研究方向:唐宋诗词、明清小说和中国古代文学批评。中国红楼梦学会理事、中国三国演义学会理事。

【作者授权互动百科独家发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延伸阅读:

重读红楼梦 林黛玉、薛宝钗谁可做知心朋友

重读红楼梦 林黛玉和薛宝钗,谁更看不起刘姥姥

重读红楼梦 乱扣在薛宝钗头上的一顶帽子

互动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基本信息

相关词条